内田の圆圆

爱好各种小姐姐,吃肖根,城门,夏橘cp的粮

腹部触诊

“手术终了。”大门未知子像往常一样脱掉手套,走到病人的左侧,默默数着心率。

“辛苦了。”听到麻醉机前紫色身影传来一如既往温柔的问候,大门未知子勾动嘴角,露出了一个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温柔笑容,“你也辛苦了。”

走出手术室,脱下手术衣,大门未知子长叹一口气,抹掉额头上冒出的少许的细汗,右手揉了揉下腹部。却未曾想到这个动作却落在了刚刚走出来的麻醉医的眼里。

午饭时间,天台。

大门未知子一只手抓着炒面面包,另一只手揉着下腹部。“大门桑,”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大门默默的把手揣到白大褂的兜里,“我今天的便当里做了你喜欢吃的天妇罗,你要不要来一点?”

“不,不用了,等会我们还要做手术,时间怕来不及了。”仿佛如同逃避般,大门未知子避开了城之内博美的眼睛,带着未吃完的炒面面包,慌忙的离开了天台。

医介所。

夜已深,大门未知子疲惫地打着不知道第几轮的麻将,难得的是今天晚上她一次也没有放过炮。“大门桑,要不我们今晚就打到这里吧。”城之内博美看了看大门有些疲倦的面容,心疼地说。

“嗯嗯,好啊!”大门未知子一边迷迷糊糊的点点头,一边下意识的揉了揉自己的小腹。

不一会儿医介所里其他的自由医都走光了,城之内博美还在帮晶叔收拾东西。“城之内,”大门未知子的语气里透出一丝焦灼,“你还不走吗?”

听言,城之内放下了自己手上的事情,拉起大门未知子的手就上了二楼。“借用下你的卧室,大门桑。”

“诶诶诶,等一下,你要做什么!”大门竭力反抗城之内博美的手劲,还是被她硬生生拽到了卧室。

“腹部检查。”城之内博美没好气的说道,伸手就把大门未知子硬生生的推倒在床上,谁曾想到大门未知子迅速的用被子把自己卷成一团。

“为什么?”床上一坨不明物里传来游忽不定的语音。

“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吧,大门桑。”城之内博美用力拉着被角,企图把某只鸵鸟从被子里拔出来,“你自己数数看你今天到底揉了多少次肚子,快出来。”

“我没事,真的没事。”大门未知子贵为一代不会失败的外科医,自然是抵不过城之内博美的力气,慢慢的被拽出来。

“闭嘴。”城之内博美粗暴的掀开了她的上衣,先让大门未知子的双腿自然曲起,再用左手把垂死挣扎的某人摁住,右手放在她的左下腹,手指微微用力,沿着腹部的分区逆时针地揉着。

“嘿嘿嘿嘿,痒,好痒,”大门未知子乱动着,“城之内我怕痒啊。”

“别乱动,”城之内博美顺手甩了两个巴掌在她大腿上,“乖乖的,一会就好。”

“你当我三岁小孩啊,”许是适应了城之内博美那骨感纤长的手在自己的肚子上揉着,大门未知子瘪瘪嘴,双手垫在后脑勺下,居然开始和城之内博美调侃起来,“啊啦啦城之内你的手法很不错嘛,不愧是从内科局出身的呀。”“哎呀城之内我是真的没事啦,ヾ(^▽^*))),你不用这么主动的上来啦,弄得人家怪不好意思的。”

“我的小腹触感很好吧,其实我每天都有做仰卧起坐啊,普拉提啊保持小腹的紧致的。”

“下次想要摸我就直说啊,不要把人家拽上来,直接掀衣服哒,毕竟我们两个人都是成年人了嘛,要就直说呀,城之内。”

这句话刚刚说出口,大门未知子像是意识到什么,有些害羞的转过头去不看城之内博美,而城之内博美的脸上不知何时也添上了粉红色的薄纱。

“要开始深部触诊了,乖一点,我不按着你了。”城之内博美清了清嗓子。

“我真的没事,”大门拉住城之内放在腹部的手,借力起身,把头靠在某人的肩窝处,气息吐在她的耳边,“反正今晚也这么晚了,不如,”手不安分的伸进她的衣领里,四下游走,“留下来陪我吧。”

“手,放开。”城之内博美的语气是从未有过的清冷,“你再不躺下我就把你绑起来。”

大门未知子讪讪的躺下,乖乖的屈好双腿。城之内的双手叠放在一起,从左下腹开始,用力的往下按揉。按到某一处时,城之内博美探寻的眼光看了看大门未知子,“嗯?”

某人像个小孩子一样躲着她的眼光,“都跟你说了没事了嘛,诶呀。”

城之内博美了然的拍了拍大门未知子的肚皮,手感出奇的好,“大门童鞋,你最近有多少天没吃过蔬菜了啊?”

“不,不告诉你,”大门未知子把头埋在早已丢弃在一旁的被子里,呜呜呜(*'へ'*)。

“我会去跟晶叔说,从明天起,你的三餐由我包了,你也不要再去医院食堂买饭了。”城之内博美温柔地把害羞的某人拽出来。

“真,真的?”大门未知子震惊了,城之内博美的手艺可以一级赞的啊,“城之内赛高!”

“从明天起,一个月之内,大门童鞋你不用知道肉长什么样了,”大门未知子惊恐的看着城之内博美,“每天三餐就吃蔬菜,一天一斤蔬菜。”

“不要啊,城之内,不要不要,人家不爱吃,啊,你别走啊,城之内~~~”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