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田の圆圆

爱好各种小姐姐,吃肖根,城门,夏橘cp的粮

论生理期同步的苦恼

论生理期同步的苦恼

“好难受,难受,难受……”刚下手术台的加地一脸无语地看着埋在办公桌前的某人,这是戒断反应又犯了吗?

“吵死了,鬼门,你不是昨天才做了一个胆总管结石的手术吗?”

某人直起身,白了加地一眼,“那又怎样,那种程度的手术闭着眼睛都能做完。”

“那你干嘛还要吵吵啊,吵死了……”加地嫌弃的看着她。

“说来也是,大门医生今天上午叫了一个上午的难受诶。”旁边的原加地倒了杯咖啡。

“要你们管,”大门未知子又把头放在桌子上

,滚脸,“难受难受难受……”

想她大门未知子,作为一个永远不会失败的外科医,平生第一次居然会因为痛经这种事情被迫趴在办公桌上一上午,啊,真是丢人丢到家了,大门未知子趴在桌子上,捂着小腹,不甘心的想。

“啊,12点了,大门医生我们一起去吃饭吧,听说今天有你爱吃的天妇罗哦。”原走到大门的桌子旁,热情的招呼她。

大门刚想起身,突然小腹一阵绞痛,痛的她直不起身子,对原守摇了摇手,“金酱你自己去吧。”

“什么嘛,你今天真的好奇怪诶,居然吃饭也不去吃,”加地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凑过来,“你是不是假的大门未知子啊。”

“……”大门真的疼的没有力气说话了,狠狠地瞪着她的三白眼。

“加地医生,原守医生,谢谢你们关心大门医生,”在大门如同神明降临一般的崇拜的眼神中,城之内博美出现在第二外科的办公室里,“两位医生赶紧去吃饭吧,下午还有手术呢。”

赶跑了两个电灯泡,诺大的办公室里就只剩下城之内博美和大门未知子两个人了。“喏,你的便当。”如同变戏法般,城之内博美把手上的便当放在大门的面前。

“哇,城之内赛高^O^”大门兴奋地的差点就要蹦起来,便当里加了她最爱吃的厚喜烧,还有章鱼小丸子,一看就让人食欲大增。

“呕……”没来由的一阵干呕,大门捂紧小腹,“抱歉,抱歉,不是你的便当问题……呕……”

城之内博美先给她倒了杯热水,然后无奈的拉开她旁边的凳子,坐下,给她揉揉后背,“没事,没事……”

“啊真是,这次怎么反应这么大(T_T)”好不容易缓过来,喝了口热水,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

“还不是大门医生你昨天嫌热吃了三大桶冰淇淋,然后非要冲凉水澡,”城之内往手上哈了口热气,轻轻解开大门的白大褂,把手放在她的小腹位置,慢慢地,顺时针揉着。“都跟你说你经期快到了不要吃这么多凉的,而且今天穿的这么少,都已经是十一月了你知不知道。”真想把永远都学不会照顾自己的某人吊起来打一顿,“居然还跟我顶嘴说什么从来没有痛经过,生理期对你来说影响约等于0……”

“知道了,知道了,城之内麻麻”大门哀嚎着倒在城之内的腿上,任由着她揉着小肚子。

“还不是因为昨天的手术一点挑战性都没有,只好自己去找点刺激……”看着城之内越来越黑的脸,声音渐渐地小下去,最后回给她一个讨好的笑脸。

城之内心疼的看着这个好像全身没骨头似的,瘫倒在她腿上的人儿,“要多喝点热水啊,”一边说着,含住一口热水,附身下去,给她渡一口。

“嘿嘿嘿嘿,好甜,”在城之内身上撒娇,打滚,“再来点嘛ヾ(^▽^*)))”

“水好像有点凉了,”把赖在身上的某人扶正,让她趴在桌子上,“去给你换点热水。”

“小心,小心,烫啊……”还没城之内坐稳,大门就又缠上来,结果一个不小心,一些水溅到城之内的手上了,“嘶……”烫出了些许红印子,但是转瞬即逝。

“没事啦,”城之内对上大门内疚的眼神,“快点趁热喝。”

大门摇了摇头,伸出灵巧的舌头,舔向城之内刚刚被烫过的地方。些许润滑,些许温热的感觉让城之内博美打了个机灵,“雅蠛蝶哟,大门桑,你在干什么呀?”

“想要,好像要。”对上某人渴求的眼神。

“可是这里是办公室……”

“都出去吃饭了,就剩我们两个人。

(*˘︶˘*)。”

“你还在生理期啊……”

“城之内又没在,”瘪瘪嘴,坏心眼的把手伸到她的白大褂里面,灵活的掀开洗手服,用手指在她的腹股沟旁慢慢的划着圆圈。

“你啊,真是,”城之内想说什么,突然小腹传来一阵湿热,瞬间顿住,拉开大门的书桌,拿起卫生巾,急匆匆地往厕所跑去,留下噘着嘴,欲求不满的某人。

所以说,在一起住久了的人啊,生理期同步什么的,最讨厌了 (▼ヘ▼#)。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