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田の圆圆

爱好各种小姐姐,吃肖根,城门,夏橘cp的粮

消毒铺巾

快点,再快点,要快点做完,我绝对不能失败……
两遍碘伏,等碘伏干后就用酒精脱碘,三遍。快点,再快点……
心里默念着这些早就记熟于心的步骤,本来应该由器械护士和第一助手干的,但是今天是圣诞节,就只能由主刀医自己上了吧。不过,毕竟躺在手术台上是那个人呢。
第一遍碘伏,从乳头平面到腹股沟,快点。
当夹着的纱布掠过第一次手术留下的伤口时,手不由的一颤。在我看来,这歪歪斜斜的伤疤仿佛是嘲讽我,宣告着我的失败。上次手术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这次绝对不要再有了。
接下来是第二遍碘伏,要快一点。等着碘伏晾干,就可以脱碘了。
冷冷的无影灯下,未晾干的碘伏,透着那人腹部优美的曲线,漂亮的简直不像是一个已经生过孩子、即将步入40代的人啊。
第一遍酒精,沿着之前碘伏留下的轨迹,握着卵圆钳的手机械地画着。尽管手术室里有暖气,但是裸露在洗手衣外的双手仍然感到一丝寒冷,想到了双手曾经感受到的温度。在那些不知名的夜晚里,我的手拥着那人平坦的小腹,依在她的后背,感受到她给我的温暖,她给我的力量。纱布灵活地在她的腹部滑动,就像是一个孤独的舞者,等待着她的指挥家。好想赶紧做完手术,把肿瘤切除干净,然后再次抱着她沉沉地入睡。要再快一点啊。
然后是又是一遍酒精。像往常一样,在诺大的手术室里,只有我和她,只不过这次她在台上,回忆起那人每次做完手术后的笑靥和那声“辛苦了”,手下的动作就又快了几分。
要再快点,要再快点啊。
…………
“大门桑,大门桑,醒醒,该吃饭了,怎么又睡得这么晚,嘛真是…”
原来是梦啊,又梦到给她动手术的那一天了。那个冷冷的手术室,她躺在手术台上,而我心里急切的想给她做完消毒铺巾,然后给她做手术,治好她,让她陪我一起走下去。
感受到那人手的推力,闭着眼睛,双手在空气中挥了挥,准确地抱住她的腰,oh yeah,满分。默默地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我不要起来,博美再陪我睡会嘛,你病才好更应该多睡一会啊。”
“你啊,真是……”
依偎在她的怀里,感受着她的温暖,手偷偷地伸进她的衣服,摸着第二次的伤口。这次的伤口很平整,不愧是拿出了我平生最好的技术缝的,没有扭扭歪歪的。
“你干什么呢,痒”
她拍掉我不安分的手,“快点起来吃午饭了,你再睡下去晶叔要生气了”
“他才不会生气咧,”撅嘴,“我之前在楼上睡觉,他都不给我做饭”
“那还不是因为你睡太久了,他都以为你出去修行了,话说回来了,都这个月份了,你还不去修行吗?”
“再等等,”挣扎着把自己从被子里解放出来,“我要等你的伤疤长好了再走。”
“你怎么这么在意这个伤疤啊,”那人笑着帮我捋了捋睡得一塌糊涂的头发,“往常你都是用皮钉的,为什么这次要用手缝啊?”
“因为……”因为想要在你身上留下我的痕迹,“那天订皮器用着不顺手,”故意露出一脸天真的样子看着她,“缝着顺手。”
“嘛,拿你没办法,快起来啦,不要赖在我身上,真是比小舞还粘人…”那人还在碎碎念叨
着什么,不过已经不重要了,这样就好了,就像她说的一样 ,我和她一起做更多的手术,一起感受着和病人活下去……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