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田の圆圆

爱好各种小姐姐,吃肖根,城门,夏橘cp的粮

存在

存在
治疗PTSD最好方式,就是让你知道,我还活着,一直在你身边。
                          -----------城之内博美《呆萌养成指南》
提要:大门未知子最近被困在梦境里,一遍遍地模拟第一次手术的情景,心理医生鉴定她得了PTSD。
―――――――――――――――――――――――――――――
“嘀嘀嘀······”监护仪一直发出PVC频发的警报,仿佛一盆冷水,把信心满满的我浇了个透心凉,怎么会这样······
错愕地看着被打开的腹腔,肿大的胰腺表面有许多大小不一的硬结,此时就像一个个小疙瘩烙在我心中,不不不,这样不行,明明对她说过那样的话了,私、失敗しないので 。
心里这样想着,可是捏着纳米刀的手一直在抖动,警报声一直在耳边回荡,那个启动的按钮仿佛有千斤重,怎么也按不下去,而眼泪,也在不知不觉中充满了眼眶,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毕竟护士只有蛋糕店的小金一个人,要是让他擦泪就太丢人了。
“未知子,关闭腹腔吧。”听到师父这句话,没有意外,只有满心的不甘。真的好想治好她啊······
“呼呼呼······”原来是梦啊。怎么又是这个梦,第一次手术之后,每一天我都会梦到这个情景,警报“嘀嘀嘀嘀”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回响,一次又一次地提醒我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那种努力抓住手掌却空空如也的感觉。即便是喝醉了,迷迷糊糊之间又总会回到手术台上,一次又一次重复那场梦魇,仿佛下一刻,那人就会离去······
―――――――――――――――――――――――――――――
我偷偷约了一个心理医生在咖啡厅见面,是我曾经在纽约游学时候认识的,她以前叫图灵,现在叫Root,名字怪怪的,对我的心理分析也怪怪的。她搂着一个看起来很凶的女人告诉我,我是可能是得了PTSD。我当然知道PTSD是什么,只是我怎么可能会得PTSD呢,我又不是那些上了战场的美国士兵。
“我觉得你的职业都像在战场战斗啊,所以你做个手术有应急性心理创伤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啦,说明你爱的那个人倒下对你来说打击太大了。”
喂喂喂,不要自顾自说一些奇怪的话啦,什么我爱的人,明明是指挥家,是partner,只是少了她我会很困扰的,还有喂,你旁边那个凶凶的,个子矮矮的一个劲点什么头啊,你又不是心理医生。
“别看她不是心理医生,从某种程度来说,她可是比我更专业的啊,”Root捧着她的脸亲了一口,喂喂,不要这样肆无忌惮秀恩爱好不好,“你可以尝试把这些告诉你所谓的partner,她一定会比我有方法的。”
城之内博美只是个麻醉医,又不是心理医生,找她有什么用,还不如找我自己。在心里发了数万条吐槽后,黑着脸,走出了咖啡厅,完全没有注意到咖啡厅Root的身后里坐着的一个梳着小马尾,穿着黑西装的女人。
―――――――――――――――――――――――――――――
“大门桑,”那个人很温柔地叫着我,“你最近看起来不大好哦,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泡个澡?”
真的吗,一起去???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是是她术后的第一次,“好啊好啊,”欢呼雀跃,“我去准备东西。”
她拉着我的手,我着迷地看着她的侧脸,意外的发现,手术之后,她好像看起来更美了,一定是我太长时间没有好好看过她的错觉,一定。
“大门桑,到地方了,”她宠溺地把我的头摆正。
“诶诶诶!!!”这不是博美你家吗?“城之内你还没拿衣服啊?”
“不是啦,最近新买了个浴缸,大大的,可是我刚刚痊愈,又不能泡太久,所以想请大门桑来帮我试试效果。”真,真,真的吗?假的对吧,都看见你笑了,“已经放好水了,请。”
我将信将疑地跟着她进了浴室,不过在我看到浴缸的一瞬间,迟疑什么的都立刻飞到爪哇国去了。
“哇塞,居然还有彩色泡泡浴,城之内赛高!”欢呼着,恨不得下一秒就跳到浴缸里泡一个舒舒服服的澡。
“在那之前,”城之内抓着我的领子,笑的像我欠了她几百块钱一样,“大门桑你得和我解释清楚你最近晚上都做了什么噩梦。”
诶诶诶诶,她怎么知道我最近晚上总是做恶梦,不对,那也不算噩梦。
那人好像看出来我在想什么,“我说大门桑,你真的没有意识到自己最近有多么反常吗,麻将也不打,澡也不泡,一下手术台就回医介所,抱着个啤酒就坐在屋里,我本来还以为你在补觉,但是你的黑眼圈也实在是太重了吧。”
真的吗,我明明每天都有拿遮瑕膏盖的,诶重点好像不对,“那还不是因为你。”幽怨地看着她,都怪你。
“因为我?”她好像气笑了,好像很严重,“我最近做了什么,除了手术前开会和上手术台,我有见过你吗?”
当然有,天天在梦里,都是你躺在手术台上的样子。这话当然说不出口,噘着嘴,移开和某人对视的眼睛,就是怎么看怎么像做贼心虚。
“我说,你该不会每天都梦见我吧,”喂喂,别在靠近啦,闻着她的香水,我的脸一下红了,“嗯?”
“我是梦见,梦见···诶不对,城之内你要干什么!”
“啪”的一下被某人推到浴缸里, “我,我,我还没换衣服,这个衣服好贵的,不能泡水啊啊啊!!!”我挣扎着,却被她摁进水里。
“我听某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说,你得了PTSD,还是因为我,我还真是罪孽深重呢。”某人舔舔嘴角。
真的不要再近啦,啊啊啊,她撅起嘴的样子好可爱,这是,这是在想我撒娇吗?我一定是被热腾腾的水泡昏了头,这一定不是现实中的城之内,我一定是在梦里,一定。
“你走之后我去问了那个女人,她身边那个小矮子告诉我,之前她有一段时间分不清虚拟与现实,后来就被她治好了。”
“什么,什么方法?”咽了咽口水,她越靠越近,近到顺着她的衣服往下看,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些许轮廓,水好热啊,嘛,又不是没看过,她手术时的消毒铺巾还是我做的,大门未知子,振作起来啊。我心底的小人在为我摇旗呐喊着。
“她说,治疗PTSD最好方式,就是让你知道,我还活着,一直在你身边。”她挑了挑眉,“所以,让大门桑你来好好感受下我的存在吧。”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