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田の圆圆

爱好各种小姐姐,吃肖根,城门,夏橘cp的粮

续城门第五季后的故事,OOC预警


“滴滴滴滴滴滴……滴————————”
“呼……”城之内博美再一次地从梦中醒来,抹去一头的冷汗,十分淡定并且娴熟地端起放在床头的杯子喝了好几口水,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6:00,很好,又是这个时间。任谁几个月来做同一个梦,在同一个时间点醒来都会有同样的熟练的反应吧。城之内博美在心里吐槽,哦,不对,是同一个结局,梦的内容倒是各式各样的,但是结局都一样,让城之内博美一度以为自己就像或者的主角一样,一直被困在同一个时间里,可是每当梦醒了,睁开眼的时候,日期确确实实在变着,管床的病人入院,做手术,出院,处理了一批又一批,麻醉管理依旧是熟练且一丝不苟,但是主刀医生,却是换了一个又一个。毕竟现在晶叔算是名义上把医介所交给自己管理,自己有权挑选和参与那些有挑战性的手术,说实在话,和那么多所谓医术高明的外科医合作之后,却怎么也找不到那种熟悉的感觉,毕竟,那个人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永远不会失败”的医生啊。
想到那个熟悉的面孔,又想到每天梦境里的内容,那熟悉的心悸的感觉好像又上来了,照例灌了几大口冷水后,起床,和小舞通电话,上班,算是在东京自由医中抢手的麻醉医生城之内博美又开始了一天日常的工作。真是如白开水一般平淡又波澜不惊的生活呢,日常在医院顶楼天台咬着炒面面包的某个麻醉医如是想道。
生活是如此的无趣,在没有医介所的其他医生一起打麻将的日子,城之内博美开始学着买个鲷鱼烧去桥上看河,去乒乓球室和自动发球机对打,时不时逛逛童装店,尤其是近来频繁的梦到这几个场景,她就去得更多了。她一次又一次地梦到那天,那个给医师联合会会长做手术的日子,看到连日来被病痛折磨无法入睡的大门医生难得的睡颜后,决定先提前去手术室做准备。在她这么多年的职业生涯记忆里,任凭谁也无法在失去止痛剂的作用后,仍然能够集中精力,将一台手术做得如此出色,除了大门未知子。眼睁睁看着止痛剂的作用越来越弱,大门未知子的额头上一点点冒出的冷汗,心就像被一个无形的手揪住了一样,疼得紧。当她听到某人刚刚踏出手术室后,那“砰”的一声坠地的声音,吓得她不敢多想。许是得益于她这么多年的经验,虽然她手一直在抖,却异常平稳的记录完了关于病人的一切,然后大步快速扑向手术室外。
后来,发生了什么呢,每次梦做到这里,都像那天发生的情形一样,模糊而又清晰。她只是隐隐约约的记得,那天她心跳得很快,就在最着急的时候,有一个死老头挡住了她推的病床,然后她好像就骂回去了?记不清了,她记得清清楚楚的大概就是那场手术里,那个躺在手术台上熟悉的脸,还有仪表上每一个数值,心电监护仪上发出的“滴滴滴滴滴滴滴”的声音……
后来呢,后来,她记得看见惨白惨白的房间,冰冷的台上大门消瘦的脸,护士拿着一块白布就要盖上去了,想要伸手去制止但是身体却怎么也动不了,手脚仿佛被缠住,心很闷很闷,就像有什么东西沉沉地压在上面,压得她喘不过气来,不对不对,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一定不是这样的,这一定是梦,这不是现实,在现实中大门活蹦乱跳,一口气能吃下一笼煎饺,半盒鲷鱼烧和三罐冰啤酒后还赖在烤地瓜的摊前走不动道,想拼命让自己醒来,却好像溺水之人一样,沉在梦里怎么也游不上岸,喘不上气……
“呼呼呼……”“喵——”
猛地一起身,原本卧在身上的本凯西受了一惊,灵活地向旁边闪去,报复性地贴了上去,“等等,等等,本凯西——”费力地拨开身边人缠在腰间的手,抽出像是被八爪鱼缠绕的腿,把正糊在大门脸上的本凯西抱起来,“喵,饿了吗,喵?”挠挠本凯西的后颈,压低了声音“我们下去吃饭,不要理某个刚从古巴回来还宿醉的Baga……”笑着看向床上,床上的人好像听到了似的,动了动,愉快地霸占了属于自己的枕头。城之内博美挠挠本凯西的头顶,抱着它,蹑手蹑脚地打开门,轻轻地走下楼,努力地不让年代久远的木质楼梯发出太大的响声,一步,一步,好像每走一步便能消去一个梦魇似的,博美痴痴地想着,以至于完全忽略了身后突然响起的开门声,“博美你起那么早做什么,快点陪我睡觉……”大门未知子抢过城之内博美怀里的本凯西,把它放下来,“喵……”城之内博美有些发愣,呆呆看着本凯西的身影闪过拐角。大门像个小孩一样拽住城之内博美的手,拖着她往楼上的房间走,“博美天还早,我们再睡一会吧嘿嘿……”

Ps:这里是圆圆的说明,就是大门刚刚从古巴回来,城之内博美久违的睡在医介所,上次睡在医介所还是大门做手术那天,所以她做梦梦见自己在大门离开的这三个月来做着几乎相同的一个梦的故事〃∀〃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