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田の圆圆

爱好各种小姐姐,吃肖根,城门,夏橘cp的粮

深夜麻辣烫后续

这期案件还原真的看哭我了,私心想补充一个小结尾,顺便和下期nznd串在一起,这大概是一个何撒鸥鬼坐在一起聊几个小时的口水文,第一次写明侦的文,OOC属于我
警车呼啸而过,魏来被带走了,等待他的,是对杀害老友的愧疚和迟到了20年的审判。
勋外卖也走了,他说他要振作,与外界脱节这么久,他要付出更多努力才能过上他想要的生活,“我也想在40岁前赚一个亿啊,”勋戏谑地向众人挥手。
鸥小妹看着魏来被押走的身影,五味杂陈。鬼捏着何孤独给的银行卡,上面还有甄爸爸熟悉的笔迹,泣不成声,撒龙心疼地拍着她的后背。何孤独看着麻辣烫店的一片狼藉,心里哀嚎,这让他怎么继续接手做生意啊。
“所以,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良久之后,撒龙的声音首先打破一片寂寞。
“我吗?”鸥小妹深吸一口气,“不知道,我弟本来就欠了赌债,我又被之前卖啤酒的饭店辞退了。我让他借那20万跟着魏来投资就是想堵上那个窟窿的,现在倒好,不仅那借的20万打水漂了,还多了100万的高利贷,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这到底让我怎么还啊?我爸要是知道我弟借的是高利贷,他会打死我的!”说着,眼圈又一次慢慢地红了。
“你,你家里重男轻女很严重吗?”撒张了张嘴,好不容易才挤出这一句话。
“是啊,本来我爸都不同意我上初中的,要不是后来刚好赶上九年义务教育的政策,我……怕是更早地就要打工了,”鸥小妹披上了她的外套,“就是因为书读的少,加上还要养家,弟弟又欠了赌债,要不然也不会装成高学历家庭条件很好的人和魏来投资,这下倒好,聪明反被聪明误,这高利贷我要上哪还啊?”说着,鸥小妹不由自主带上了一丝哭腔。
“诶诶,你别哭啊,”撒龙最见不得女孩子哭,尤其是一个和自己大女儿一样大的女孩子哭,“要不,我那一百万先借给你垫垫吧,反正经过这些年我欠的那100万通过搬砖还给工友的钱也差不多了,这钱你之后再慢慢还我。”
“借给我?”鸥小妹睁大了眼睛,“你为什么还要借给我啊?而且我现在又没有了工作,怎么还给你啊?”
“没事,等你找到工作,一点一点还给我吧,”撒龙挠了挠头,“至于借给你的理由嘛,我也不知道,大概看到你我就想到我那不知在何方的女儿吧,也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会在哪个家庭,父母对她好不好,”他长叹一口气,“我就希望她要是遇到困难,能有个人能帮帮她,像我这样,”说着,撒龙嘚瑟地凑到鸥小妹身边,“我女儿肯定长得和你一样好看,要不,你也认我当爸爸吧,这样这一百万我还可以不算利息地借给你。”
“去去去,”鬼发廊抹了抹眼泪,抱着了鸥小妹一只胳膊,“撒爸爸你少勾搭漂亮姐姐,借钱还要算什么利息,真是的,”顺势就依偎在鸥小妹的怀里,“不过说真的,我看到你就特别投缘,你可以当我姐姐吗?”
“可以啊,”鸥小妹抱住鬼发廊,让她小心点别掉下去,“但是我才不要认这个人作爸爸咧,”瞪着撒龙,还带着一丝娇嗔,“看他那嘚瑟样,哼~”
“我怎么了我,”撒龙无奈地摊开双手,“要是年轻二十岁我也是小鲜肉一枚啊,丝毫不比那白rap逊色,肯定也是个芳心纵火犯啊,要不然怎么能娶到丁香这么美的老婆捏~”
“哎呀,恶心死了,”何孤独收拾完了后厨的狼藉,拎着两瓶可乐,走了过来,“这厨房也是干净的可以,居然就只剩可乐了,连酒都没剩。”
“甄爸爸知道我最爱喝可乐了,一定是留给我的。”说着,鬼又想哭了。
“乖乖,没事啊,”鸥小妹拍了拍鬼发廊的背,“诶,要不你去参加那个百万造星计划吧,带着你的梦想,加上你爸爸对你的期许,你一定能够见到你的偶像白rap的。”
“真的?”提到白rap,鬼发廊瞬间就兴奋了,看着撒龙,眼里放光,“撒爸爸你也同意吗?”
“去吧去吧,”撒龙的笑里充满宠溺,“要是你失败了,还可以回来找你撒爸爸,我搬砖还是能想办法给你攒钱开个理发店的。”
“真的呀~”鬼发廊的语气里充满了对未来美好的幻想,引得众人一阵轻笑。
看着鸥小妹勉强的笑容,何孤独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鸥小妹,你厨艺怎么样,要不你来帮我开这个麻辣烫店吧,工资肯定不会亏待你的,而且我这个做老板的也可以先借你点钱,就算提前垫付的工资。”
“我厨艺可好了,我从小就给家里做饭的,”鸥小妹迫不及待的回答,“何老板你认真的吗?我一定帮你把这里打理的漂漂亮亮的,一定会生意兴隆的。”
“好,那就说定了。”何孤独愉快地和鸥小妹碰了碰杯,““来来来,让我们以可乐代酒,为美好的明天干一杯,日子总会越来越好的。”何孤独招呼了起来,撒龙也举起了杯子,“现在好了,我借给你的钱加上何老板垫付的,你应该能把家里的债还清了吧?”
“当然了,”看着鸥小妹扬起了明朗的笑脸,撒龙一阵失神,想起了曾经的妻子,也是常常带着这样的笑容,哄着两个女儿吃饭,散步,睡觉,自己在外打拼,回家后夫妻两常常灯下呢喃地私语……
一年后。
“鸥姐姐,鸥姐姐~”鬼发廊一路轻跑进店,“我要吃鲜毛肚~~~”
“好啦,小祖宗,”鸥无奈地开了火,“半夜三点也就只有你会来这里吃,不过你真的不怕胖死啊,现在可是鬼超红了哦~”
“不管他,减肥要先吃饱才有动力嘛,再说我也不算胖,偷偷吃没有人知道的。”鬼扒着锅边,垂涎欲滴。
“哎呀,你非要这个点过来吃麻辣烫嘛,也不怕被经纪人骂。”不出意外,店门口出现了白rap的身影熟练地给自己找了个座位,招呼着鬼鬼,鸥小妹这年已经见过他好多次了,从一开始的惊奇到现在的见怪不怪。
与往常不同的是,白rap后面跟着撒微笑和何美男,听鬼超红说,NZND他们最近在准备十周年回归的演唱会,所以天天排练到深夜,不过一起过来吃麻辣烫还是第一次,看来这三个人也不像传闻中的那样水火不容嘛。鸥小妹暗戳戳地想着,手下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熟练地关火,把碗给鬼鬼端到她座位上,露出了标准营业式笑脸,看着打打闹闹的几个超级巨星“几位帅哥想吃点什么?”
看着鸥的笑容,撒微笑竟然一瞬间看呆了,直到白rap狠狠打了他几下才回过神来,“嘿,美女你好,我就是芳心纵火犯本人,请问你暗恋me how long time 了?”

评论(9)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