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田の圆圆

爱好各种小姐姐,吃肖根,城门,夏橘cp的粮

这期大概就是撒糖都靠互动啦,撒撒真的是撒鸥最大粉头,自己给自己加戏cue鸥,还有乔乔在自我介绍的时候,身边两个人一直在偷偷摸摸搞小动作哈哈哈这期鸥真的是太好看了

朋友们,这期名侦探俱乐部的撒鸥糖管够,真的!


有是打打闹闹别摄像头的撒鸥


有假装自己脑子进水和配合着拍视频的两位以及最后jio得自己突然得了关节炎被搀着下去换裤子临走前还絮絮叨叨说害自己的罪魁祸首的某人

还有最开始是发现了撒撒换裤子的鸥k和得瑟的走几步的撒挨踢(那个动图我截了但是发不上来,好可惜哦,推荐大家去品品,超级可爱der


最后说一句,撒鸥真的是太太太太太可爱了,真的是太自然了

今天撒鸥真的是糖吃到撑,你爱打闹我爱笑,真的是太rio了

我就知道撒鸥女孩不轻易认输😏来自撒德巴第一视角,里面有点撒鸥糖还有鬼鸥糖(●'◡'●)ノ❤

本期双北大旗扛起来哈哈哈

后知后觉发现放少了一张图,真的糖好多好多啊,就像第一季一样,太美好了

撒鸥今天吃糖吃到撑啊,我们今天是正片的撒鸥糖啊,还有好多都没有截出来,哈哈哈。第一张是何老师找撒撒质问的时候,请问你们俩在干嘛(๑⌃ٹ⌃)第二三张是他们第一次发现死者的时候,撒撒把鸡腿递给了鸥,然后鸥打了他两下。还有好几处没截到图,除了预告糖外就是撒特别自信地打广告的时候喊了句“案子破了”,然后他其实什么都没找到,嘚嘚瑟瑟的就被鸥姐打了哈哈哈。还有最后何撒鸥传金条的时候简直了,就像第一季一样 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哈哈哈

啊啊啊,本期明侦超级超级好看
p1鸥侦探超级超级霸气
p2注意撒撒的小动作
p3膜拜下讲课的撒老师
p4p5纯粹就是吹我鸥的颜,没啥
我觉得在每季第六期当侦探的鸥,在经历了两季之后,没有了之前“这个案子我不破了!不破了!啊!”的抓狂,而是“这案子又破不了”的淡定,姑且算是一种成长吧23333
还有表白三季了每次制服趴都选空姐或者乘务的鸥空姐,以及恭喜您又克死了一个男盆友或者老公呢,欧耶!为绿帽的乔小罗和卡尔何以及杰克撒担忧点蜡,最后我们鬼真的是团宠啊啊啊,撒何鸥太宠鬼了呀~
ps.本期撒鸥和何鸥粮巨多,蓉鸥粮也很多,恭喜鸥姐在鬼鬼不在的时候撑起了
cp大旗,为我下期鬼鸥扛旗。

深夜麻辣烫后续

这期案件还原真的看哭我了,私心想补充一个小结尾,顺便和下期nznd串在一起,这大概是一个何撒鸥鬼坐在一起聊几个小时的口水文,第一次写明侦的文,OOC属于我
警车呼啸而过,魏来被带走了,等待他的,是对杀害老友的愧疚和迟到了20年的审判。
勋外卖也走了,他说他要振作,与外界脱节这么久,他要付出更多努力才能过上他想要的生活,“我也想在40岁前赚一个亿啊,”勋戏谑地向众人挥手。
鸥小妹看着魏来被押走的身影,五味杂陈。鬼捏着何孤独给的银行卡,上面还有甄爸爸熟悉的笔迹,泣不成声,撒龙心疼地拍着她的后背。何孤独看着麻辣烫店的一片狼藉,心里哀嚎,这让他怎么继续接手做生意啊。
“所以,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良久之后,撒龙的声音首先打破一片寂寞。
“我吗?”鸥小妹深吸一口气,“不知道,我弟本来就欠了赌债,我又被之前卖啤酒的饭店辞退了。我让他借那20万跟着魏来投资就是想堵上那个窟窿的,现在倒好,不仅那借的20万打水漂了,还多了100万的高利贷,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这到底让我怎么还啊?我爸要是知道我弟借的是高利贷,他会打死我的!”说着,眼圈又一次慢慢地红了。
“你,你家里重男轻女很严重吗?”撒张了张嘴,好不容易才挤出这一句话。
“是啊,本来我爸都不同意我上初中的,要不是后来刚好赶上九年义务教育的政策,我……怕是更早地就要打工了,”鸥小妹披上了她的外套,“就是因为书读的少,加上还要养家,弟弟又欠了赌债,要不然也不会装成高学历家庭条件很好的人和魏来投资,这下倒好,聪明反被聪明误,这高利贷我要上哪还啊?”说着,鸥小妹不由自主带上了一丝哭腔。
“诶诶,你别哭啊,”撒龙最见不得女孩子哭,尤其是一个和自己大女儿一样大的女孩子哭,“要不,我那一百万先借给你垫垫吧,反正经过这些年我欠的那100万通过搬砖还给工友的钱也差不多了,这钱你之后再慢慢还我。”
“借给我?”鸥小妹睁大了眼睛,“你为什么还要借给我啊?而且我现在又没有了工作,怎么还给你啊?”
“没事,等你找到工作,一点一点还给我吧,”撒龙挠了挠头,“至于借给你的理由嘛,我也不知道,大概看到你我就想到我那不知在何方的女儿吧,也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会在哪个家庭,父母对她好不好,”他长叹一口气,“我就希望她要是遇到困难,能有个人能帮帮她,像我这样,”说着,撒龙嘚瑟地凑到鸥小妹身边,“我女儿肯定长得和你一样好看,要不,你也认我当爸爸吧,这样这一百万我还可以不算利息地借给你。”
“去去去,”鬼发廊抹了抹眼泪,抱着了鸥小妹一只胳膊,“撒爸爸你少勾搭漂亮姐姐,借钱还要算什么利息,真是的,”顺势就依偎在鸥小妹的怀里,“不过说真的,我看到你就特别投缘,你可以当我姐姐吗?”
“可以啊,”鸥小妹抱住鬼发廊,让她小心点别掉下去,“但是我才不要认这个人作爸爸咧,”瞪着撒龙,还带着一丝娇嗔,“看他那嘚瑟样,哼~”
“我怎么了我,”撒龙无奈地摊开双手,“要是年轻二十岁我也是小鲜肉一枚啊,丝毫不比那白rap逊色,肯定也是个芳心纵火犯啊,要不然怎么能娶到丁香这么美的老婆捏~”
“哎呀,恶心死了,”何孤独收拾完了后厨的狼藉,拎着两瓶可乐,走了过来,“这厨房也是干净的可以,居然就只剩可乐了,连酒都没剩。”
“甄爸爸知道我最爱喝可乐了,一定是留给我的。”说着,鬼又想哭了。
“乖乖,没事啊,”鸥小妹拍了拍鬼发廊的背,“诶,要不你去参加那个百万造星计划吧,带着你的梦想,加上你爸爸对你的期许,你一定能够见到你的偶像白rap的。”
“真的?”提到白rap,鬼发廊瞬间就兴奋了,看着撒龙,眼里放光,“撒爸爸你也同意吗?”
“去吧去吧,”撒龙的笑里充满宠溺,“要是你失败了,还可以回来找你撒爸爸,我搬砖还是能想办法给你攒钱开个理发店的。”
“真的呀~”鬼发廊的语气里充满了对未来美好的幻想,引得众人一阵轻笑。
看着鸥小妹勉强的笑容,何孤独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鸥小妹,你厨艺怎么样,要不你来帮我开这个麻辣烫店吧,工资肯定不会亏待你的,而且我这个做老板的也可以先借你点钱,就算提前垫付的工资。”
“我厨艺可好了,我从小就给家里做饭的,”鸥小妹迫不及待的回答,“何老板你认真的吗?我一定帮你把这里打理的漂漂亮亮的,一定会生意兴隆的。”
“好,那就说定了。”何孤独愉快地和鸥小妹碰了碰杯,““来来来,让我们以可乐代酒,为美好的明天干一杯,日子总会越来越好的。”何孤独招呼了起来,撒龙也举起了杯子,“现在好了,我借给你的钱加上何老板垫付的,你应该能把家里的债还清了吧?”
“当然了,”看着鸥小妹扬起了明朗的笑脸,撒龙一阵失神,想起了曾经的妻子,也是常常带着这样的笑容,哄着两个女儿吃饭,散步,睡觉,自己在外打拼,回家后夫妻两常常灯下呢喃地私语……
一年后。
“鸥姐姐,鸥姐姐~”鬼发廊一路轻跑进店,“我要吃鲜毛肚~~~”
“好啦,小祖宗,”鸥无奈地开了火,“半夜三点也就只有你会来这里吃,不过你真的不怕胖死啊,现在可是鬼超红了哦~”
“不管他,减肥要先吃饱才有动力嘛,再说我也不算胖,偷偷吃没有人知道的。”鬼扒着锅边,垂涎欲滴。
“哎呀,你非要这个点过来吃麻辣烫嘛,也不怕被经纪人骂。”不出意外,店门口出现了白rap的身影熟练地给自己找了个座位,招呼着鬼鬼,鸥小妹这年已经见过他好多次了,从一开始的惊奇到现在的见怪不怪。
与往常不同的是,白rap后面跟着撒微笑和何美男,听鬼超红说,NZND他们最近在准备十周年回归的演唱会,所以天天排练到深夜,不过一起过来吃麻辣烫还是第一次,看来这三个人也不像传闻中的那样水火不容嘛。鸥小妹暗戳戳地想着,手下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熟练地关火,把碗给鬼鬼端到她座位上,露出了标准营业式笑脸,看着打打闹闹的几个超级巨星“几位帅哥想吃点什么?”
看着鸥的笑容,撒微笑竟然一瞬间看呆了,直到白rap狠狠打了他几下才回过神来,“嘿,美女你好,我就是芳心纵火犯本人,请问你暗恋me how long time 了?”

消毒铺巾

快点,再快点,要快点做完,我绝对不能失败……
两遍碘伏,等碘伏干后就用酒精脱碘,三遍。快点,再快点……
心里默念着这些早就记熟于心的步骤,本来应该由器械护士和第一助手干的,但是今天是圣诞节,就只能由主刀医自己上了吧。不过,毕竟躺在手术台上是那个人呢。
第一遍碘伏,从乳头平面到腹股沟,快点。
当夹着的纱布掠过第一次手术留下的伤口时,手不由的一颤。在我看来,这歪歪斜斜的伤疤仿佛是嘲讽我,宣告着我的失败。上次手术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这次绝对不要再有了。
接下来是第二遍碘伏,要快一点。等着碘伏晾干,就可以脱碘了。
冷冷的无影灯下,未晾干的碘伏,透着那人腹部优美的曲线,漂亮的简直不像是一个已经生过孩子、即将步入40代的人啊。
第一遍酒精,沿着之前碘伏留下的轨迹,握着卵圆钳的手机械地画着。尽管手术室里有暖气,但是裸露在洗手衣外的双手仍然感到一丝寒冷,想到了双手曾经感受到的温度。在那些不知名的夜晚里,我的手拥着那人平坦的小腹,依在她的后背,感受到她给我的温暖,她给我的力量。纱布灵活地在她的腹部滑动,就像是一个孤独的舞者,等待着她的指挥家。好想赶紧做完手术,把肿瘤切除干净,然后再次抱着她沉沉地入睡。要再快一点啊。
然后是又是一遍酒精。像往常一样,在诺大的手术室里,只有我和她,只不过这次她在台上,回忆起那人每次做完手术后的笑靥和那声“辛苦了”,手下的动作就又快了几分。
要再快点,要再快点啊。
…………
“大门桑,大门桑,醒醒,该吃饭了,怎么又睡得这么晚,嘛真是…”
原来是梦啊,又梦到给她动手术的那一天了。那个冷冷的手术室,她躺在手术台上,而我心里急切的想给她做完消毒铺巾,然后给她做手术,治好她,让她陪我一起走下去。
感受到那人手的推力,闭着眼睛,双手在空气中挥了挥,准确地抱住她的腰,oh yeah,满分。默默地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我不要起来,博美再陪我睡会嘛,你病才好更应该多睡一会啊。”
“你啊,真是……”
依偎在她的怀里,感受着她的温暖,手偷偷地伸进她的衣服,摸着第二次的伤口。这次的伤口很平整,不愧是拿出了我平生最好的技术缝的,没有扭扭歪歪的。
“你干什么呢,痒”
她拍掉我不安分的手,“快点起来吃午饭了,你再睡下去晶叔要生气了”
“他才不会生气咧,”撅嘴,“我之前在楼上睡觉,他都不给我做饭”
“那还不是因为你睡太久了,他都以为你出去修行了,话说回来了,都这个月份了,你还不去修行吗?”
“再等等,”挣扎着把自己从被子里解放出来,“我要等你的伤疤长好了再走。”
“你怎么这么在意这个伤疤啊,”那人笑着帮我捋了捋睡得一塌糊涂的头发,“往常你都是用皮钉的,为什么这次要用手缝啊?”
“因为……”因为想要在你身上留下我的痕迹,“那天订皮器用着不顺手,”故意露出一脸天真的样子看着她,“缝着顺手。”
“嘛,拿你没办法,快起来啦,不要赖在我身上,真是比小舞还粘人…”那人还在碎碎念叨
着什么,不过已经不重要了,这样就好了,就像她说的一样 ,我和她一起做更多的手术,一起感受着和病人活下去……